• 策略
  • 降本
  • 谈判
  • 供应商
  • 供应链
  • 杂谈

“停供是找死,降价是等死”,零部件供应商之难

2018-04-16阅读

2018“年降”,真的如狂风暴雨般来了!

在《中国汽车报》记者向零部件供应商了解“年降”情况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群情激昂:

“我们收到了来自自主品牌整车企业L(本专题报道涉及企业零部件采购的关键信息,部分内容隐去相关企业、产品、受访人姓名及职位信息)的降价通知,真是不让人活了。”

“有的客户让我们做到产品降价20%,他们疯了,真的不想再给他们干了。”

“这样下去,我们怎么持续合作?没利润积累,何以进行研发再投入、实现质量再提升?”

“我们已不得不连续降价很多年了,降幅大小取决于产品类型。”

“‘年降’幅度2%~5%还算合理,超过5%都是‘耍流氓’!”

“我们是做铸造件的,产品利润率才3%,如果整车企业要求降幅超过5%,我们真的直接可以去申请破产了。”

“我们老板说了,直接断供,让他们(整车企业)爱找谁找谁去吧。”

……


■ 狂风暴雨 “年降”不停

《中国汽车报》记者还获得了自主品牌整车企业C向本公司车灯采购部门发出的降价通知。通知中写道:“所有产品降价10%,(供应商)不同意不予签订2018年合同和付款协议。”据悉,该降价通知已得到C高层领导的“同意”,同时该公司要求零部件供应商安排有足够话语权的人员前来洽谈相关事宜,态度十分强硬。

通过深入调查,更多“年降”的信息浮出水面:四家自主品牌整车企业和两家合资汽车公司对部分零部件的降价幅度要求分别达到20%、15%、25%、30%、30%、10%(并非最终达成协议的降幅),以上数字显然远超相关零部件企业所能承受的范围。

更有一幕让记者印象深刻。2017年12月底,在一家汽车电子产品供应商的营销大会上,该公司销售负责人高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三年来(截至2017年),我们的销售额年均增长达到30%,2018年业绩目标肯定要更高,希望拓展更多合资车企客户。”

当记者提及“年降”话题时,高先生愣了一下,神色有些暗淡,一番沉思后说道:“不瞒你说,我们2018年的压力真是大呀,‘年降’通知已经下来了,要求的幅度很大,我们正与整车企业积极协商。”他略带苦笑地强调,“对于这个问题,你们媒体要低调处理。”

“年降”普遍存在,2018年的降幅恐怕要超过往年。

■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更加任性

让人更意想不到的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零部件降价的幅度远高于传统零部件。

苏州绿控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洪思明举例说,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平均成本是1700元/kWh,而在2011年这个数字一度高达5000元/kWh;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也一样,2014年时额定功率60kW的电机+电机控制器成本在3万元左右,到了2017年,成本降至1.5万元左右。虽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推广,零部件成本下降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原材料、人力等成本一直维持在高位,甚至出现大幅增长,相关供应商的制造成本下降是有限的,利润被持续压缩。

洪思明对《中国汽车报》记者说:“对于新能源汽车领域而言,‘年降’的压力不是幅度的问题,而是许多传统零部件企业转型至新能源汽车产业之中。”他指出,新能源汽车产业已不再是所谓的“蓝海”,传统零部件企业与整车企业或许可以保持相对“和谐”的利润空间。但新能源汽车产业是被资本裹挟的新兴产业,“价格战”在业内成为常态,“烧钱”模式也时有发生,亏本降价而求得生存的企业不少,他们陷入“‘烧钱’、降价、亏本”的恶性循环中。

国内某缸体缸盖供应商的负责人认为,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年降”幅度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近几年,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不小,随着产业不断壮大、形成规模化效应,产品本身的降价成为必然;而发动机缸体、缸盖之类的零部件,已是市场化非常成熟的产品,配套体系也相对稳定,所以整零双方尽量协商“年降”问题,车企也会尊重零部件企业的成本结构。“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整车企业的‘年降’则可以更加任性。”他说。

■ 跨国零部件公司也身处其中

“我就想知道,像博世、电装、大陆这样有实力的跨国零部件公司也会遭遇大幅度‘年降’吗?”“那些具有技术垄断性的供应商有‘年降’么?比如博世、电装。”在采访中,不少来自自主汽车零部件企业的人士向《中国汽车报》记者提问道。

这个回答是肯定的。

“作为电装的员工我告诉你,整车企业‘一视同仁’!”一位电装中国工厂的内部人士说。一家外资零部件企业的销售经理则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合资品牌‘年降’有底线,自主品牌‘年降’没底线,3%或5%的降幅都算仁慈的,说多了都是泪。”

国内汽车行业的传统认知是,不少自主零部件企业因为缺乏核心技术,也少了直接与整车企业正面对话、进行议价的底气。但据了解,“年降”的压力同样存在于知名外资零部件企业身上。

一位原在某整车企业从事零部件采购的人士称:“当年,我们曾要求德尔福、联电、斯凯孚‘年降’,幅度都超过10%,但实际上降价幅度超过10%,老外就会认为你疯了。”而据某外企零部件公司的一位销售业务员透露,就在接受采访之前,他们已确定将被自主品牌车企B降价10%。“同时,对方还要插手我们的供应链体系,亲自查验我们的生产成本。”他苦笑着说。

“停供是找死,降价是等死。”面对“年降”,零部件企业陷入两难境地,一位零部件企业管理者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每次接到“年降”通知的时候,他们都急得直拍桌子。“但是,拍桌子也没用,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零部件企业为了生存,也只有选择妥协。”

面对“年降”,所有零部件供应商的选择都是相同的吗?答案显然不是。到底“年降”背后,还藏着汽车行业多少“秘密”?

来源:中国汽车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采购帮”,一款专注于采购与供应链群体的APP,致力于服务百万采购人!网址:http://www.caigoubang.top 微信公号:采购帮、采购从业者 百度搜索“采购帮”)

分享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交流、学习以及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