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策略
  • 降本
  • 谈判
  • 供应商
  • 供应链
  • 杂谈

淘汰赛开始 又一家充电桩企业宣告解散

2018-08-03

从2015年开始,国内一股新能源的创业风潮席卷至今。风潮之下,有关汽车制造、无人驾驶、充电桩运营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随着今年二级市场资金短缺现状加剧,一些追着风口的狂奔者却发现自己跑到了悬崖边。

  8月1日,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一电动)发布了公司解散公告,公告内容显示:因研发资金投入过多和融资方式不当,运营财务成本过高,容一电动近年来持续亏损,已无法继续经营。经公司股东会决议,公司于2018年7月31日依法解散,进入公司清算程序。

  当天下午,猎云网赶往容一电动总部,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东坑社区长丰工业园,看到现场已经聚集了20多名容一电动的供应商。来自五金电镀公司、铝厂、装修公司等之前与容一电动有过合作的企业工作人员,他们聚集在厂房门口,希望能讨回所欠货款。这些供应商中,涉及欠款金额最高为432万余元。容一电动的总计欠款则为8225万元。


4天前答应付款,随后突然发布清算声明


   4天前答应付款,随后突然发布清算声明


  “之前答应了7月28号付款,没付就拉三台机器,都指定好了是哪三台。没想到今天就发布公司清算声明了。”深圳市鑫鸿艺装修工程有限公司的张女士对猎云网表示,她的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和容一电动合作,主要负责其厂房装修。“去年10月容一电动又开了一家分厂,分厂的装修费用为50多万,加上原来的欠款,一共是740242元。”

  据介绍,张女士和容一电动的负责人李进普是四川老乡,与其已经合作了4年之久。出于对李进普的信任,张女士一直和李按照分期付款的方式进行货款结账。

  最近一次见到李进普时,李进普将工厂3台机器指定给张女士作为抵押,抵押条件是“将欠款单据交由李进普保管”。直到7月30号,由于欠款数据过大,张女士到容一电动总部索要货款,“但当时有合作方讨债跳楼”,张女士已无法进入公司。

  “这个公司是最大的客户,我们自己投入也是最大的。”张女士表示,自己现在处境很艰难。“老公2016年查出来是尿毒症,每两天都要去血透一次,一个月医药费都是7万多元,家里还有3个在读书的孩子,经济压力很大。”

  除了张女士,现场维权讨债的供应商还有很多,欠款数额比张女士高很多的商家更是不在少数。


“我们是2015年开始和容一电动合作,一个月提供200多万的铝材料,他们拿去做散热器。每次都是分两次分三次还款,等到快还完的时候又有新的应付货款,所以一直处于催债的状态。”

  “我们是2015年开始和容一电动合作,一个月提供200多万的铝材料,他们拿去做散热器。每次都是分两次分三次还款,等到快还完的时候又有新的应付货款,所以一直处于催债的状态。”


  广东兴发铝业有限公司佛山市南山分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兴发铝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大概是从去年10月开始,容一电动一直不给钱,当时是欠了超过500万。于是公司停止供货,从去年10月到现在,公司经常派业务员催债,每次只给10-20万。

  “在7月15日左右,容一电动还表示7月30日还款50万。直到31日在公司门口所贴告示才得知的具体消息,目前也联系不上公司人员,还有400余万元的账没收回来。”

  根据容一电动公司门口的公告,以及深圳市光明新区南凤派出所提供的《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解散情况汇报》,猎云网得知容一电动目前的公司债务合计约为8225万元。其中:供应商贷款为3115万元(共有223家供应商);深圳鑫科国际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融资借款为4200万元;深圳德和晟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融资借款为230万元;杭州银行深圳福永支行融资借款680万元。


另一方面,容一电动公司资产合计约5686万元。其中,固定资产原值3041万元,账面资产净值1595万;库存原材料、商品约900万元;装修投入原值533万元;应收账款约1200万元;专利无形资产评估价值230万元;银行存款约128万元,已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光明法庭诉讼查封;深圳市政府高新企业“大功率充电”补助资金共300万,2017年100万已到账。

另一方面,容一电动公司资产合计约5686万元。其中,固定资产原值3041万元,账面资产净值1595万;库存原材料、商品约900万元;装修投入原值533万元;应收账款约1200万元;专利无形资产评估价值230万元;银行存款约128万元,已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光明法庭诉讼查封;深圳市政府高新企业“大功率充电”补助资金共300万,2017年100万已到账。

  另一方面,容一电动公司资产合计约5686万元。其中,固定资产原值3041万元,账面资产净值1595万;库存原材料、商品约900万元;装修投入原值533万元;应收账款约1200万元;专利无形资产评估价值230万元;银行存款约128万元,已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光明法庭诉讼查封;深圳市政府高新企业“大功率充电”补助资金共300万,2017年100万已到账。




   投机——从五金制造到充电桩生产背后的蒙眼狂奔


  那么,这家充电桩企业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经过核查容一电动的公司信息,猎云网发现这实际上是一场有关新能源风口的盲目追逐。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容一电动的前身为深圳市容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主要的业务范围是五金制品、模具、机箱、微波电子元器件的生产和销售。


不过,2015年新能源的风口渐起,中国的新能源投资达到1029亿美元,占全球投资总量的1/3。据国家四部委印发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预计到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保有量将超过500万辆。为满足这些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2015年到2020年需要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

  不过,2015年新能源的风口渐起,中国的新能源投资达到1029亿美元,占全球投资总量的1/3。据国家四部委印发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预计到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保有量将超过500万辆。为满足这些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2015年到2020年需要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


  一年以后,2016年5月24日,深圳市容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也随之更改为新能源汽车充电连接器、高压大电流连接器、金属连接器、线束、充电桩、车载充电机、大功率充电解决方案的技术开发。随后,2016年10月17日,容一电动CEO李进普出资1948.5万,占股90%。

  随后的2017年,刚刚改头换面的容一电动就相继获得深圳市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并赫然出现在了《深圳市发展改革委新能源产业发展专项资金——2017年第四批扶持计划拟支持项目名单》中。

  根据深圳市发改委公告,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与深圳奥特迅(002227,股吧)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牵头单位)、深圳市斯比特电子有限公司、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一起成立一个名为“智能共享型电动汽车大功率充电设备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化”的合作项目。项目建设周期为2017年-2020年,总投资为1.911亿元。

  从张女士的表述和天眼查的变更信息来看,容一电动是在业务调整后一年,就在原有厂房的基础上,继续加大了对于充电桩的业务布局。短短的一年时间,容一电动就从一个生产五金制品的公司变身为一个充电桩的新能源技术公司,并快速扩张,兴建厂房。

  随着清算出局,该项目资金根据上述的解散情况公告,容一电动只在2017年收到了来自深圳市政府高新企业“大功率充电”补助资金100万元。至于该项目目前进度如何,对容一电动来说已是无关紧要了。


根据第一电动网的报道,进入充电桩行业后的容一电动专注做充电枪,客户是充电桩主机厂。但后来因为越来越多的充电枪企业如番禺电缆集团(知崇新能源)、瑞可达、苏州一航、永贵等进入价格战,容一电动就进一步拓展了业务线去做交流桩,变成了一个充电桩企业。容一电动变成充电桩企业之后,等于把原来的客户变成了竞争对手,公司战略决策失误是导致目前困局的因素之一。

  根据第一电动网的报道,进入充电桩行业后的容一电动专注做充电枪,客户是充电桩主机厂。但后来因为越来越多的充电枪企业如番禺电缆集团(知崇新能源)、瑞可达、苏州一航、永贵等进入价格战,容一电动就进一步拓展了业务线去做交流桩,变成了一个充电桩企业。容一电动变成充电桩企业之后,等于把原来的客户变成了竞争对手,公司战略决策失误是导致目前困局的因素之一。


  “实际上,像容一电动这样的充电桩产品在市场上根本没有竞争力。”一位充电桩运营商向猎云网表示,容一电动这样半路出道的公司在技术上的积累几乎是没有的,都是靠着一些零配件供应商提供的模组,“攒”出来的产品,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会欠那么多不同种类的供应商货款。


“除了一些小微运营商会买他们的产品,市场的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大品牌企业生产的充电桩,或者是国外的。”上述人士表示,像容一电动这样的充电桩主机厂早就该淘汰了,只不过新能源的风太大,一时半会没掉下来。

  “除了一些小微运营商会买他们的产品,市场的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大品牌企业生产的充电桩,或者是国外的。”上述人士表示,像容一电动这样的充电桩主机厂早就该淘汰了,只不过新能源的风太大,一时半会没掉下来。


    尾声

  目前,守在容一电动公司门口的供应商并没有拿到相应的欠款,也并未见到企业负责人李进普。在“容一贷款微信群”里,供应商计划到深圳市光明新区政府讨要说法,希望政府能出面解决。

  负责容一电动清算工作的律师表示,公司目前没有没有现金流了,资不抵债,员工全部清退了。涉及欠款的供应商可以通过法律诉讼追讨欠款。

  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供应商该起诉的就起诉。容一电动公司在找买家,因为也有一定的资产,下一步还有1000万的资产未到账。”

 

文/饶翔宇、苏蓓蓓    来源 :猎云网(ilieyun)

(下载iPhoneAndroid应用采购帮,一款专注于采购与供应链群体的APP,致力于服务百万采购人!网址:http://www.caigoubang.top 微信公号:采购帮、采购从业者 百度搜索采购帮


分享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交流、学习以及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